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 > 番外:新的开始 慕容玄月 最后番外

番外:新的开始 慕容玄月 最后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叫慕容妍是谨国的公主,我不稀罕做公主,每日困在深宫之中十分没有意思。.
  
      自从被送入皇宫之后,我一直想要逃出宫去,奈何身边的嬷嬷太多,她们日夜看守着我,教导我身为帝姬的礼仪,根本不给我任何出宫的机会。
  
      十六岁那年,我换上宫女服侍再一次想要溜出宫的时候被守城尉发现了直接送到了哥哥那。
  
      哥哥出生只比我早了一会,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为此在我年幼的时候没少向娘亲抱怨,为何不让产婆先将我接生出来,这样我就是姐姐。长幼有序,慕容熙哪敢再这般教训我!
  
      看见慕容熙穿着玄色朝服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慌了一会。
  
      哥哥身上有太多父亲的影子,容貌也长得像父亲,那双凝黑色凤眸向我看来时气势逼人。
  
      我在心底暗暗嘀咕,他要是真的敢罚我,我就去找父亲娘亲来撑腰!
  
      要知道从小到大,父亲娘亲最宠的人是我,谁让我是个女儿!慕容熙挨过的板子,比我吃过的糖还要多!
  
      一步两步。黑色的锦靴走近了。
  
      话说回来,慕容熙只比我早出生那么一会,怎么会比我高出半个头?看我的时候都需要垂眸俯视,这样一来,我还哪有气势可言?
  
      “听说你又偷穿宫女的衣服打算溜出皇宫?”凉飕飕、没有起伏的语调让我一下子汗毛竖起。
  
      我抬起头,拧着眉毛瞪着他,摆出一副我错了吗?我就算错。我也有理的模样。
  
      但实际是我瞪了慕容熙半天后,在他凤眸的冷光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撅着小嘴说道:“是……你一直不许我出宫,我都快憋出病来了!”
  
      这声抱怨换来的是他的一声冷哼,“相思病?”
  
      这个……他怎么会知道?我不由自主地扭着衣角,脸烫得厉害。
  
      “你打算去无涯山?胆子真够大的!”慕容熙语气又冷了一分。
  
      我不满道:“去无涯山又怎么了?萧师傅说过要每年去给他换暖玉这样才能吸出他体内的毒素。刚好一年到了!我要他早点醒过来!”
  
      在我和慕容熙很小的时候,娘亲会将我们带去一座荒山。娘亲说荒山上睡着一位故人。
  
      在水晶白玉棺中我看见了那位故人,他穿着紫色的华袍,眉宇轻合着像是睡去。他有一头银色的长发一直垂在腰际,那时我还不会说话就觉得他长得很好看。
  
      与爹爹的邪魅无双不同,他高贵威仪像是石斧雕琢出的玉人。
  
      爹爹很不喜欢他,从不肯踏入荒山一步,偶然还会吃味要将娘亲缠在屋里,一天都不让她下榻。
  
      等我再长大一些,我会说话了。我就喊他神仙哥哥。他看上去像是比父亲还要年轻一些!娘亲说要叫他叔叔,他与父亲是一辈人。
  
      我不答应,他长得这样好看,我怎舍得叫他叔叔!
  
      后来又过了十年,他一直没有醒来,容貌也没有改变,我却已经十六岁到了快要出嫁的年纪。
  
      我想若是他一直不会醒,等我老了哪能再喊他神仙哥哥。
  
      萧慎师傅说他中了世间无解的毒,他在神仙哥哥毒发之前封住了他的心脉,让毒素不至于侵入他的心脏,却也没有办法解了他体内的毒只能让他不生不死地一直沉睡着。
  
      后来萧慎师傅找到一种暖玉,可以吸附体内的毒素。暖玉太少,而他体内的毒太多,中毒太深。
  
      暖玉放在他的心脉间每隔一年就要换一次,暖玉温润泛着淡淡的鹅黄色,而从他身上拿下的暖玉漆黑泛紫吸满了剧毒。
  
      就算如此一年为他换一次暖玉,他还是没有醒来。棺中的神仙哥哥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我很小的时候就想嫁给他,心心念念地等过了一年又一年。
  
      娘亲说爱恨无涯,回首是岸,所以那座荒山取了名字叫无涯山。
  
      到了今年娘亲开始询问我的婚事,我支支吾吾说没有遇上喜欢的,其实我还想再等等,等他有一日能从玉棺中醒来。
  
      娘亲看着我长大,岂会不知我的心事。她只劝了我一句,缘分不至,不要强求。
  
      我不知神仙哥哥与娘亲父亲之间的恩怨,我只知我喜欢他。
  
      十六岁这一年我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了,我要去见他,将他唤醒。
  
      慕容熙移开了凤眸,睫羽扑闪,“你不用去了,我已让人为他换了心脉间的暖玉。”
  
      我上前一步难掩惊喜地盯着他,“那他呢?他有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慕容熙又扯开了唇边的冷笑,这样的笑容让我讨厌至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慕容妍你不要再等了,这辈子他也许都不会醒来!”
  
      这句话对我而言如同晴天霹雳,“他不醒我就等着他,我不会嫁给别人!”
  
      十几岁的年纪总有些冲动,不顾一切。听清晓姑姑说娘亲十几岁的时候就十分镇定,行事从不慌乱。这才得到了父亲的赏识。
  
      我学不来娘亲,心底想什么我便说什么,我要等着他!
  
      慕容熙看了我一会才出声:“我已经帮你选好了驸马,你不能再任性了。”
  
      “慕容熙!”我气得想要大叫,“你怎么能这么做,就算你是我的哥哥你也不能私自帮我定下一切!我不嫁,死都不嫁!”
  
      “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不为父亲娘亲考虑吗?”慕容熙有些生气,我在大殿中这么多宫人面前指名道姓地叫他,还冲他发脾气,“那个人不会醒来,就算醒了也不可能娶你,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对他又了解多少?”
  
      他曾是南国的君王,求而不得的人是他们的娘亲。他就算醒来也是他们的叔叔,怎会娶一小辈为妻?
  
      慕容熙所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嫁给他!
  
      我满心气恼地跑出了宫殿外,在自己的住处哭了一天不管是谁来劝都没有用!如果娘亲在就好了,娘亲那么宠我……可惜娘亲随父亲隐居去了,父亲那么霸道。我们是他的亲生骨肉,他都不许我和慕容熙时常缠着娘亲。
  
      娘亲真是幸运,能找到爹爹这般样貌好,会做菜,又护妻如命的夫君。
  
      晚上的时候慕容熙让人捎来了话,只要我肯嫁,他就会让人用暖玉为神仙哥哥打造一副玉棺。以后不用每年为他去更换护心的玉石,他也能早些醒来。
  
      我坐在罗汉床上呆愣了许久,眼睛又红又肿,心中空茫茫。他会醒来,我却不能成为他的新娘。
  
      这就是娘亲说得缘分不至吧?
  
      在内殿枯坐了一夜,我终于做了妥协,向身边伺候的嬷嬷打听慕容熙那**暴君要将我嫁给谁。
  
      嬷嬷一脸喜上眉梢地告诉我是安阳侯府的世子爷。这人我倒是听过样貌长得好,学问也好,还有人称他为玉安阳,说他风姿气度如玉无垢。他与我年纪相仿兴许大一两岁,已入仕途似还被慕容熙重用。
  
      我不信他风姿再出众能比得上神仙哥哥!
  
      慕容熙怕我反悔,也怕安阳侯府的世子爷反悔,毕竟像他这样名声在外不知有多少高门府邸的小姐惦记着,我虽贵为公主,奈何却无任何长处。说来真是惭愧!
  
      慕容熙隐隐觉得我拿不出手?
  
      就这样我连未来夫君一面不曾见过就草草出嫁了,说是草草也是十里红妆如云。有了我爹爹千方百计奇思妙想娶到娘亲的事例在前,在谨国凡是贵女出嫁都要撒苌草,漫天的苌草纷纷扬扬如同碎雪看着倒是饶有诗意,却把护城河岸边的苌草都给摘秃了。以至于以前无人问津的野草,开始按一斤多少钱出售了……
  
      我百般无聊地坐在花轿内,连看一眼夫君长相的兴致都没有。
  
      外面姑娘们伤心至极的叫声此起彼伏……
  
      拜过堂之后我被送入安阳侯府布置好的新房中,等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声退去,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屋中的婢子都向来人行礼,世子爷。
  
      我有些紧张,不想嫁也嫁了,今晚该怎么办?
  
      红艳艳的盖头被人挑开,我一抬头发愣地盯着他,看清了他的容貌。皮肤白净,唇如粉樱,修眉浅眸,眼下还有精致的卧蝉。确实长得很好看,比女儿家都要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