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 > 番外:白月飞霜

番外:白月飞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辽国与南国的边境处,是起伏看不到尽头的山脉这儿人迹罕至,一处荒山上渐渐有了人烟。
  
  山下的村民见他们能从山崖间一跃而过,都以为他们是神仙。
  
  在这些神仙中有一人,面容出奇的俊美,满头银发,那样的风姿像是真正的神仙。
  
  从边塞军营离开后他从马背摔落,并未死,一息尚存被二十名黑甲卫送到了这里。回鸿城已赶不及,他也不想再回去,只想找个无人能寻到的地方过完仅剩的时光。
  
  月光落满荒山的山头,他坐在冰冷的石头上。
  
  眼睛早已看不见,他不知自己的背影有多么孤寂,银色的长发如霜凄凉。
  
  李福海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眼见着皇上一日比一日虚弱。不,他现在已不是皇上,他将皇位传给了月妃腹中的孩子。
  
  “公子夜凉霜重您早些回去休息吧!”李福海半弯了腰,出声劝道。在皇宫中养成的习惯。他一时半刻改不过来。
  
  坐在山崖石边的身影一动不动,的锦衣披于肩头已显宽大,凛冽的山风吹开他的衣角,随着银白的发翩跹飞舞。仿佛下一刻,他就会踏月而去。
  
  不仅是视力,他连听觉都渐渐丧失了。
  
  李福海走上前。为他加了一件披风,慕容玄月才感觉到身后有人。骁骑军无他吩咐不敢上前,身后的人只会是一直跟他身边伺候的李福海。
  
  一阵咳嗽许久才停下,他用褪色的帕淡然地擦拭过唇边的血,“你先回去休息,我还想再坐一会”
  
  他在这一坐就能坐一夜,陪了他多年的李福海岂会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在想苏姑娘,王爷怕自己一觉睡去再不会醒人死如灯灭,什么都不剩下,生前在意的一切都会化为尘烟。人越老越是怕死,年轻的时候活着却常常觉得没有意思,到了生命的尾端方知生命的可贵。活了那么多年。却留下太多的遗憾和不舍,在最后的光阴之中只能缅怀,无法再改变任何
  
  王爷的眸早已被白翳覆盖,他却阵阵地看向南国军营的方向。脑海之中她的模样刚浮现而出,慕容玄月半弯下身子,痛得像是喘不过气
  
  白月飞霜让人衰老,记忆丧失,却无法让中毒之人忘了所爱之人,牵挂之人。无关紧要的事情遗忘之后,他的世界只剩下她,只剩下所有关于她的记忆。
  
  越想忘,却越刻骨。
  
  李福海知道他的心性,没有再劝,而是朝暗处的骁骑军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将慕容玄月看好。
  
  若是王爷再痛晕过去,就将他扶入木屋中休息。最后还有两三日的光景,体内的毒发作得格外剧烈,王爷时时刻刻都受着毒素侵蚀血脉的痛楚。
  
  山上无止痛的草药,痛晕过去是常有的事情。王爷性子冷漠,宁可自己忍着痛,也不愿与任何人说。
  
  李福海走回屋子门前对暗处的骁骑军问道:“找到萧慎的下落没有?就算是抓也要将他抓来这里!”
  
  暗处有人答道:“属下已找到萧慎的下落,先前他被慕容幽雪掳走,属下等人已趁机将他救出,不出意外这两日就能送到此处。”
  
  李福海看了一眼头顶上在云海中穿行的残月,叹息一声:“你们的动作要再快一些,王爷即将毒发。奴才看他日夜忍受煎熬,实在心中不忍”
  
  这样一说,李福海的眼中泛起眼泪,很快就被他忍了回去。
  
  暗处的骁骑军也沉默了,“王爷身子孱弱。山风这样冷凉对他的身子无益。李总管您再去劝劝”
  
  “我去劝又有什么用?比起身上的痛,王爷更痛的是这”李福海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骁骑尉接不上话,白月飞霜无药可治,心伤就更没法医了。
  
  王爷已经几夜没有合眼过了,除了痛晕过去。就算睡在床榻上,他也一直睁着眸子,手指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褥。
  
  坐在山石上的慕容玄月一动未动,任由山风将他的银丝白发吹乱。
  
  所有的记忆淡去,脑海之中却有一幅又一幅清晰的画面浮现而出。
  
  他看见苏夕颜一身红衣站在大火之中,灼热的火舌将她包裹。顺着她的裙摆将她笼罩在其中,漆黑的浓烟滚滚直上。
  
  他站在院子前,那院子写着三个字“木兮院”。
  
  那是苏夕颜曾经住过的院子,自己就站在院子门前却连踏入都不愿。身边跟着娇弱的女子,盈盈娇媚被此画面惊骇得泫然欲泣,半倒在他的怀中。
  
  他让随从灭火。牢牢地望着火中的女子,“苏夕颜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你想要死,本王就成全你。”
  
  这样的画面让慕容玄月心惊心痛,他那样在意她,怎会眼睁睁地让她死在自己的面前,但自己的话语只有冷漠与厌烦。
  
  火中的苏夕颜笑着哭着。满头青丝垂下,她仰起面容,长笑如哭,万分嘶哑。
  
  画面中的自己听见她的哭声,冷漠地甩过衣袖,“你做尽错事本该要死。就算你死在本王的面前,本王也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他转身牵过身边温柔小意的女子,无情离开,任由她被大火吞噬。
  
  “不”他发出痛苦的嘶喊声,但脑海深处的画面并没有停止。
  
  画面一转,竟是他在大婚。熟悉的王府院落。满目的喜色。
  
  他穿着喜袍,面前是娇羞不已的清美佳人,一双美眸盈盈流转地望着他,极尽了柔情。
  
  这一回慕容玄月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是费尽心思想要嫁他的苏雨嫣!自己何时竟当真娶了她为妃?
  
  交杯酒后,自己将她轻搂进怀中,无比的温柔。靠在他胸膛间的女子一声满足地轻声呢喃:“妾身出身这样卑微,从未想过能嫁给王爷为妃,妾身此刻就算死也满足了!”
  
  她抬起眸,动人的眸泛着泪光无比的满足。
  
  自己转身将她抱上床榻,却见她贝齿轻叩柔唇说道:“王爷同娶了我与姐姐,妾身不过是侧妃,姐姐才是正妃娘娘。今夜王爷理当去陪姐姐才是。”
  
  “本王不想见到她,只想陪着你一人。”
  
  床榻上的苏雨嫣翘起柔唇,“可是姐姐她要强,慕恋王爷已久,王爷若不去姐姐她一伤心气恼妾身不想让王爷难做,更不想为此让姐姐恨我。”
  
  她的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他心中对未见几面的苏家大小姐格外不喜。
  
  “有本王在,不会让你受委屈,在本王的心中你才本王的妻。”他如此说,苏雨嫣果然笑靥如花。
  
  再往后所有的画面,都是他对苏夕颜冷言以对,神色厌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