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史上第一方丈 > 第七百七十三章 解脱

第七百七十三章 解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暴雨中的黄昏,天色阴沉如墨。
  
      “吱呀~”
  
      门板过于破旧,雨声根本无法掩盖开门声。一只沾满泥浆的脚踏了进来,发出‘啪叽’的声音。
  
      “谁?”
  
      屋子深处传出一声询问,语气很是平淡。
  
      这是一间隐匿在群山之中的破旧寺庙,破庙在山林的深处,除非是为了躲雨猎人,否则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出现在这里。,因为山里不乏有狼和野猪之类的猛兽出没。
  
      “迷路的旅者,来这里……躲躲雨,不知道这里还有人在,打扰了。”
  
      沾满泥泞的脚僵硬了一下,略带疲惫的说道,声音并不是很大。
  
      庙屋内人闻言立刻道:“施主快请进,贫僧也只是向菩萨借住几日。”
  
      是个和尚!陈半生心里有些如释负重:应该不是本地和尚,希望他这几天没有下过山。
  
      “谢谢。”陈半生淡淡的说道,将另一条腿吃力的抬了进来。
  
      没有走几步,屋内便明亮了起来,和尚将蜡烛点了起来,静静的观望着陈半生,喊了句佛号:“阿弥陀佛。”
  
      陈半生踉跄的又向前了几步,找到一个干燥的地方瘫坐下来,看着盘坐在草蒲团上的和尚也道了句:“阿弥陀佛。”
  
      之后二人相对无言,过了良久,至于是多久,陈半生不记得了,或许只是一分钟或许有半个时辰。
  
      和尚起身走向了佛像背后,陈半生这才注意到,和尚身后是一尊非常巨大的佛像,具体是什么佛像陈半生并不知道,但是隐隐能看见佛像有很多手臂和头颅,屋里太暗了。
  
      两只脚似乎在冰水中,冷的已经没有感觉了。陈半生挣扎着起身,将两只被泥水浸透的鞋子连带袜子一起摘了下来,连带着阵的“嘶~哈”声。袜子和肉粘在了一起,每次扯动都伴随着刺痛与鲜血。。
  
      和尚抱着一捆木柴和一些碎树枝从佛像背后走了出来,神色悲悯的看着陈半生,将木柴放置在陈半生身前不远处,转身去佛台前打开一个麻黄色的包裹从里面取出两块干净的布料。
  
      和尚一身麻黄色的僧衣,虽然有些破旧但很洁净,脸庞消瘦脸色茶黄,应该是营养不良所导致的,但和尚的一双眼睛颇为明亮,似乎能洞穿人心。
  
      陈半生警惕的看着他,却又不敢与他对视,怕自己的秘密被对方洞悉。
  
      和尚已经来到了陈半生的身前,屈膝用布料轻轻的擦拭着陈半生的双脚,温和的说到:“阿弥陀佛,施主若是感到疼痛就和贫僧说下,贫僧会尽量不触碰到伤口。”
  
      陈半生抬头看着这和尚,和尚认真的擦拭着陈半生脚上的泥水,神色平静又祥和,非常仔细又认真。陈半生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双脚流进了内心,连日来的惊惧恐慌被平息了不少。
  
      “谢……谢谢。”
  
      陈半生僵硬的说了句谢谢,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助人为乐乃是贫僧的本分,我等出家之人自是以度他人之苦报为无量功德。佛祖既然送施主来到贫僧面前,自热是施主与贫僧与佛祖有缘,阿弥陀佛。”和尚将陈半生的双脚擦拭干净以后起身说到。脸上露出虔诚之色。
  
      “我……我叫陈半生,大师叫什么?”陈半生依旧低着头,支吾的说到。
  
      “贫僧法号智空,自小便生活在寺庙中,没有俗名。师傅圆寂后贫僧就成了云游和尚,朝饮晨露夕食晚霞,悟四大皆空,求修理真我。”
  
      ……
  
      屋外雨水依旧未停,陈半生穿着内衣坐在智空生起石头篝火旁,湿透的衣服挂在石头篝火四周的木架上,石头篝火上方挂着一只瓦罐,里面正在煮着白粥,智空和尚依旧坐在佛像前打坐。
  
      “大师……”
  
      “施主唤我智空便可。”智空和尚平静的说到。
  
      “我其实……我不是旅人。”陈半生支支吾吾的说到。
  
      陈半生此刻觉得自己应该找个人倾诉一下,否则那件事会把自己逼疯!这几天来,自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没有做过一个好梦,无时无刻精神都在紧绷,一点微小的动静都能让自己从睡梦中惊醒,可以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一阵心理挣扎后,陈半生决定向智空和尚诉说一下心中的秘密,以及试图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安抚。
  
      “我是几个山头后边大塘村的木匠,父母去世的早。”火光映照出了陈半生充满回忆的脸庞:“二十三那年,我娶到了老婆,隔年又得了个女儿。只是二十五那年我老婆得了病,我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借了一切能借的钱,终究还是治不好,三个月后就没了。”
  
      陈半生泪流满面,痛苦的道:“孩他娘走后不久,孩子也得病了,我卖了房子卖了地,最后还是救不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她闭眼!我救不了她!”
  
      智空和尚听后也是异常难过,满脸悲悯之色,长叹了一声:“阿弥陀佛。”便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好静听陈半生诉说。
  
      陈半生哽咽了一会,继续说到:“之后三年我一直努力做工,村里媒婆见我勤快又老实便为我牵了一位差不多年纪的刘姓寡妇,我们两人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智空和尚点了点头。
  
      陈半生语气微变:“三天前的晚上,我吃完晚饭后在村口散步,忽然听到刘寡妇的尖叫呼喊声。我循声快步走了过去,见到刘寡妇和一个青年扭打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