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史上第一方丈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斩断前尘方明果

第七百七十二章 斩断前尘方明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后来如何?这边说吧。”素问引着不妄来到讲堂中一个角落,距离寺中僧人远了些,两人跌坐在地上。
  
      对于不妄所说的,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过还是想听听他说出来,这也是他将自己心中坦露出来的过程,否则自己也帮不了他。
  
      看大千手观音凶恶面会注视着自己,实际上就是常说的心魔。
  
      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不妄和尚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一位的寻求逃避,那么谁也帮不了他。毕竟,真正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后来,梦中出现了光,神圣、慈悲……永恒的光,莲花宝座就在光芒中,我佛慈悲。”不妄和尚顿了顿,感受到了素问展露出来的慈悲与祥和,便接着说了下去。
  
      “宝座上坐的是观世音菩萨。”不妄继续说道,眼中全是回忆的神色,面上表情复杂万分。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高约百丈,在他面前贫僧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心中全是心慕。”不妄和尚突然皱起了眉头,面皮开始抽动,露出痛苦的神色。
  
      “有个声音在喊……杀!”
  
      素问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之后了,眼皮垂下,双手合十。
  
      而不妄和尚身体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杀……”
  
      随后面上的痛苦转变为狰狞之色。
  
      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再次重复:“杀!”
  
      素问见他此时表情,微微摇头,这不妄的问题实在不小,比自己想的还要大些,如此轻易便陷了进去,怕是入魔已久了。当即手中捏了个印决点在他额头上。
  
      不妄本来脑海中全是乱哄哄的声音,似乎无数人在喊着“杀!”的声音,最后汇聚到一起,如同一道洪流冲击在他脑海中,让他几乎不能思考,脑海中什么都没剩下,只剩下这一个血淋淋的“杀”字。
  
      而别人看他脸上一直是挣扎的神色,双眼也开始泛白。
  
      就在此时素问一个手印按在他头上,口中轻喝:“阿弥陀佛!”,直直传入所有人耳中。
  
      “嗡”的一下,不妄脑中一震,只觉得从天外传来一声:“阿弥陀佛!”在脑海中回荡不已,将脑海中一切全都压了下去,至剩下“阿弥陀佛”四个字,口中也下意识的跟着喧起佛号。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半天后目光中才恢复清明。
  
      而其他弟子本来在远处竖起耳朵听这面在说什么,结果被素问一声佛号钻入耳朵里,每个人都是心中一震,跟着喧了一声佛号。
  
      “多谢素问住持。”不妄目光中带着感激神色合十感谢道。
  
      “继续说吧!”素问轻声说道。
  
      不妄此时状态好了不少,额首后继续开口道:“方才我脑中只剩下一个杀字,仿佛无数人无数生灵在呐喊一般,让我沉迷进其中。若不是素问住持,怕是我已经沉沦其中了。”
  
      随后回忆一下当初所见,语气轻颤道:“在当时,我却是看到那菩萨的脸变了,面色狰狞,充满杀意。”
  
      不妄浑身又开始轻颤起来,目光中带着惧色,不过情况比刚才要好上不少。
  
      “菩萨从宝座上下来,冲……冲着我过来了!”大颗的汗珠从他头上滑落下来。
  
      “菩萨要杀我!”
  
      “何不让他杀!”素问轻笑说道。让他杀,也是办法之一,但是危险也不小。若有实力高深的僧人在一旁辅助,便能斩断恶根,也没这些纠缠了。
  
      “贫僧不是住持,贫僧不敢,贫僧逃了,可是草都变成了血刃,贫僧在其上跑过,双腿鲜血淋漓,如同刀割一般……”
  
      “贫僧偶一回头,看自己身后便是一条血路,从贫僧跑过来的地方一直到脚下,布满鲜血。”不妄带着惧色道。
  
      “菩萨仍要杀我,我却跑不动了,好在此时师兄将我唤醒,方察觉是在菩萨殿中打了个盹。自那天之后,我睡也不敢睡,菩萨殿也不敢靠近,这些日子已经支撑不住了,不得不来找住持助我退掉心魔。”不妄五体投地祈求道。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往日因今日果,哪个又逃得掉?”素问一脸慈悲之色叹道。
  
      “求住持助我!”不妄将头顶到地上,纹丝不动。
  
      “你不是不知因,求我有何用?素问反问道。
  
      不妄依然丝毫不动一下,满面悲色,泪如雨下。
  
      素问见他如此,也不再理会他,事情也听了,该说的也说了,他还不明白,自己也懒得理会了。
  
      “你自己想想吧。”素问扔下一句话后便起身摇头离开。
  
      只留下不妄在那仍保持着这个姿势。
  
      讲堂中弟子离开之时他仍是在角落那里如此。
  
      晚饭时行正找到素问道:“住持,那不妄还跪在那里。”
  
      素问微微点头,随后道:“由他去。”
  
      第二日行正又找到素问:“住持,那不妄还跪在那,弟子看他摇摇欲坠,是受不住了。”
  
      “送一碗粥去。”素问随口说道。
  
      第三日时行正再去找他,素问不用他说便道:“知道你来意了,不过再等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